Sunday, February 26, 2012

关于稀土一两事

我们能做的东西很少,我们的做的东西不多

我们没有实际权力去阻止这些肮脏政治背后的利益游戏,我们什么筹码都没有

我们只是人民,我们只希望在自己范围里的赚好钱,过好日子

就算这些想法早已根深蒂固,也请抛弃它们吧

所有改变都是从一个想法的转念开始的

关于稀土,请看这里这里,然后请看多点报章和网络资讯

孤陋寡闻不是罪,袖手旁观才是


我是雪州吧生人,我反稀土
请不要无理的侵入我的家园

我是大马人,我反稀土
请滚出我的国家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2

Random Art 082

2 more days to last presentation!

Monday, February 13, 2012

一些该被写下的

对没错还是一样在赶着功课,嗯,可是在胡乱浏览了很多人的部落格后突然间想写些什么

什么什么都okay,往往都是在这里写下一些然后就说之后才再补充

我是一个想法很多很罗嗦的人,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我想你也知道

可是总抓不对时间的节奏,然后很多该记录下来的感言情绪之类的东西就这样被选择性忽略

嗯,往常以上这种文字我总写了删,删了又写

要说为什么我也无法确实的给个好好的回复,然后又是一个写了删

但现在是一个蛮奇怪的时段,类似分水岭如此的人生阶段

我知道在下一个阶段很彷徨很无助的时候,我会时常翻阅这段时期的经历或想法

为了什么我又确实说不上来

但把什么什么都记录下,这个想法还不坏,无妨



这个学期学的不多,其实说真的没学上什么实用的

日子过得很拖,感觉上很多功课都是...嗯...无厘头

然后对一些老师嘛,嗯...并没有特别想说的

互动是一种很敏感但简而明了的动作,用心而否,大家其实心知肚明

但很多想法很多火已经在上个学期被大把大把的浇熄了

你了解个什么,我了解个什么,立场这种东西,总是很好的借口

想大力大力谴责的人,用上一个学期来消化,然后嘛,嗯...

其实我是那种一次就很够了的敏感家伙,然后虽然那篇文字还保留着,不过就算了

就当做又抓不对时间的节奏好了

说些真正值得记住的事情

昨天我在fb写下这段文字

“搞一次毕业展就足够撑得起整个学期的满足感”

没错,不过我想更正的是,它其实还足够撑得起整个学年的满足感

在至今为止的过程里,和不同不同不同然后不同的人交流,真的学了很多

然后发现自己之前是多么地幼稚

依稀记得在拉曼的最后一个学期也是类似如此

但现在想法之间的碰撞摩擦更大更多,大家都是有着真正实力的人

只是往往不花上时间来了解彼此而已

不过我想没关系,很多事情总要在非常时期才会被突破的

很多事情同样的说起来很老套,不过我还是想说

大家一起朝向同一个目标冲刺的感觉还不错

嗯,还真不错

至今为此还真不错下

至于应该多说的对不起和谢谢之类的话语,嘛

虽然我想法又罗嗦又婆妈,说出来的话语却不需讲太多

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我想你也知道

大概就是这些了,二十分钟胡乱写下的的这些,希望日后的我看见了,能确实的受到这份震撼

天亮了,继续赶功课去